首頁最新消息讀經日引環保新知往日信息網上資源聯絡我們
綠色箴言

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,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。
詩篇 23:2


 
關於我們
最新消息
主題信息
環保活動
創意環保
為地球祈禱
節約資源與生態保育
食衣住行與反璞歸真
污染與健康
環保新知
往日信息
信息目錄導覽
教會機構專欄精選
網上奉獻與支持
故障申告
聯絡我們
網站維護

設為首頁
加入「我的最愛」
瀏覽流量統計
人數: 140,024 
頁數: 5,168,572 
下載:




沙塵豹UDN環保BLOG
  
   

Bookmark and Share   
 
有機農業與水土汙染
1/15/2017


前兩年曾看過報導,說有年輕的一代興起,甘願放下都市生活,回到鄉下從事農活或是其他創新產業,心理對他們著好奇,但自己可從未遇過這些青年,不知道他們的歷程。去年(2016)初,在很偶然的情況下,參加一次環境座談會,而能稍微暸解些概況。

去年元月,筆者脫離了霧霾的陰影,自中國山東回來,途經台灣,恰好遇上大選日,雨後自台北搭區間火車慢慢的搖晃到苗栗,車上多是返鄉投票的人,只有少數幾人與我一起,在小而美且有百年歷史的造橋車站下車,沒人收票賣票,我在月台上略微逗留,觀賞鄉下的景緻。出站後,不一會森林大學的彭神父帶著幾位父老學員來接我,一起到造橋的「良辰有機農場」,參加台灣農業座談會,農場主人譚良辰夫婦熱忱招待我們十來位來自不同地區的朋友,同時介紹他開始農作的經驗。

農場主人原來在新竹科學園區從事電子高科技工作,後來自己創業當老闆,沒幾年,產業創新還挺火的,利潤相當不錯,只是心埵陪蚢皕Q,要從事有機農作。不久,夫婦二人毅然放下高科技產業,帶著孩子一起來到苗栗,在造橋落腳,承租幾分農地,蓋起溫室,著手養雞種菜,沒兩年的時間,產品供不應求,完全不經過通路商行銷,全靠消費者口耳相傳。我們參觀他們種菜與養雞的暖房,每一區都輪休,讓雞禽在裡面刨土抓小蟲當食物,一季後,再轉往下一區,使每一區地土能得安息,以利下一輪的種植。

我們還聆聽另外幾位農業與生態工作者的報告,一位老師講到台灣本土農業的困境與危機,面對中國與東南亞國家的農產品推銷,幾年內將重創台灣經濟;另一位女性有機農業工作者報告她耕作的農地所面對的污染問題,附近工廠隨便排放含重金屬廢水進入地下水,既影響農民生活飲用水,又污染灌溉農田的水源,她與附近其他農民一起向官署求援,自己取樣化驗,卻得不到適切的回應,污染者繼續灌下廢水,農民卻得面對生活的恐懼。

水汙染案例

談到水污染問題,讓我想起過去幾起不幸的「骯髒」事件:早在上一世紀八ま年代初,台灣中北部大面積的水稻田,發現有污染問題,因為,在農民收割的稻米穀粒中呈現多種顏色,這是相當異常的現象,也就是後來所謂的「彩色米」,這並非農民引進了新品種稻米,也不是什麼米粒改良的實驗結果。後來經過檢測,發現大米穀粒中含超過標準的鎘(Cd),同時也驗出農田遭到鎘污染,主要是因為附近化工廠偷排廢水進入農田灌溉水渠所致。這樣的污染,當然造成數萬斤的米被銷毀,大面積農地廢耕,而要清除土壤裡超含量的重金屬,更是曠日費時,還沒什麼好技術可施展。

另外一個例子是:在1987到88年間,筆者在東海任教期間,曾帶學生作田野調查,到當時台中與彰化縣鄉下觀測取樣,無意間發現,在稻田間,就有一家小的家電產品電鍍廠,從小廠房源源不絕的排出廢水,直接進入稻田,我們從旁觀察,發現該廠並無「任何廢水處理設施,可以聞出有顏色的廢水帶有刺鼻的酸味,可以推論水中可能含有重金屬(可能是Cr鉻,鍍鉻可使電器表明光亮美觀),當時台灣環保署剛成立,可也無法處理,因法規與執行程序都不完全。

轉眼之間,時光飛逝卅年,筆者還以為這些年來的環境意識普遍提升,環保機關相對的有完整的法規與執行力,像前述廢水橫流、重金屬污染農地的情形,應該不會再發生,誰知,居然聽到這位女士親身經歷到地下水污染問題,影響農作物與農民生活,而地方環保機關竟沒什麼作為,工廠財大氣粗,升斗小民怎能對抗?她的故事讓我很詫異,也對台灣環保努力很失望。

人糟蹋了天賜甘泉

地下水是天賜寶藏,就像金銀寶貝一樣,她是貴重的資源,是上帝的恩賞,實在應當珍愛保護,可是人們往往蔑視她、濫用她。地下水的累積儲存,不是一朝一夕或是一場雨就能有的,這是積年累月的結果,是一個個水分子歷經「滄桑」,由雨水降在地表,慢慢的流經街道、草地、沙石,一層層緩慢的順著縫隙,曲折宛延的,經過地心引力的導引,向下浸入,最終潤透了地表以下幾米的土壤,而形成一飽和或半飽和的「濕地」或是地下水渠。

有些地下水泉,有上百年歷史,地表上可能經過改朝換代、戰亂、飢荒,它們卻涓滴不息的在地的深處慢慢淨化,緩緩流浪,為地上吵嚷紛亂的人們儲備水源,以為不時之需。在歷史上,甚至是現在,有不少人群聚居社區是靠井水為主要水源,筆者幼時住台中鄉下,就曾隨著祖母姊姊到村莊口的水井打水,每天拎著水桶打水,再抬回家供五口人用,這井水就是地下水湧上來的。還記得那時祖母教我們如何用明礬(硫酸鉀鋁水合物)使水軟化,降低水中鈣與鎂離子,當時,並不擔心地下水污染問題,喝了多年井水,也沒聽說有人因此中毒生病。可數十年後,在工業科技進步的年代裡,竟會發生工廠廢水灌入地下,這樣傷天害人的缺德事件,而主管機關竟怠忽職守不聞不問?



不管是家庭還是工業廢水,珍貴純潔的水分子,在人使用時,都被人的「黑手指」給玷污了。處理水污染問題並不容易,從設計廢水處理廠、選擇處理技術開始,到選廠址、辦公聽會、購地、開發、興建、運作、處理後排放、及設施維修等,花費相當大,但這還算不錯的,因為至少水在地表,容易輸送、監管、檢測。要處理被污染的地下水,可就沒那麼容易了,難度是十倍以上。污染面有多大多深?水量水流如何?土壤沙石受污染嚴重嗎?地質分佈複雜度如何?是沙土、黏土、石礫、或混雜土質?污染物吸附在土壤上的強度如何?污染源頭在那?是單一或多種污染物?地表有什麼建物或植物生物?

單單要搞清楚污染狀況,可能就要三到五年或更久的時間,花費是上看幾百萬美元。以後要怎麼處理水與土壤沙石,是挖掘土石?是鑿井抽水?是現地處置?是採用化學、物理、微生物、或可能的多重組合法,來處理水與土?要多長時間才能處理達標?這只有上帝知道。筆者年輕時,曾參與幾個地下水污染整治工程,有的是有機污染物,有的是重金屬污染物,有的土石要掘起,有的要鑿井抽水,有的在地下水流經的區塊,建構特殊材料作的圍牆來過濾或處理污染物,每個案例都不簡單,都花費驚人,至少費時五到十年,污染者或政府(=納稅人)需付出千萬美元。

可能有人認為:何必浪費那麼多資源去清理那一小塊地,放棄就算了,一點點重金屬就留在原地吧。其實,這也是處理污染的方案之一,只要那塊土地對未來人類影響是微不足道,沒人會去開發墾殖,而且地下水不會溜到別處,擴大污染。要不然,那一點重金屬其實是很嚴重的。根據 Green Cross 及 Pure Earth 兩個國際組織的年度調查報告,2015年全球前六大最嚴重污染物,有四樣是重金屬:鎘、鉻、汞、鉛,它們的毒害,在中低收入的國家地區造成最大衝擊,影響將近一億人,累計壽命損失達一千四百七十萬年。這些重金屬可有多重管道進入人體,傷害人民健康,如:透過飲水、地土、食物、空氣、交通工具、住宅、家用電器等,前三項是最主要途徑。

幾年前有一首流行歌,名為「老鼠愛大米」,其實人也愛大米,但麻煩的是重金屬也愛大米,或者更貼切的說:大米更愛重金屬。根據一些研究報告分析,食米受到重金屬污染(如鎘、砷、鋅、錳、鉛、汞、鉻等),在亞洲地區是相當普遍的,尤其是中國、泰國、印度、巴基斯坦、台灣等地。這些地方的居民主要糧食是水稻,種水稻需要大量的水,水源來自河川、湖泊、或地下水,而這些地區,水源與土壤受重金屬污染似乎習以為常,並不奇怪,稻米經過不同管道,把含重金屬的水輸送至穀粒、稻殼、莖葉等部位,就這樣,重金屬與稻米合體,老鼠與人再食用大米,重金屬於是在體內累積,老鼠活不了兩年就歸回塵土了,而人還得吃十年、廿年、卅年,如此下來,想不生病也難。

污染與人的罪

人怎麼會這麼作賤自己、污染水源與地土?貪婪、狂傲、兇暴、無法無天⋯⋯是人心裡的罪性,將工業廢水打入地下或任意排入水渠,都是人藐視上天、踐踏別人的惡行,而管理機關視而不見,更是罪加一等。上天賞賜給人類的珍寶,因著人的惡心,而喪失了天賦清潔:水分子不再純淨、地土沾染污穢、蔬果食米成了毒物、人畜生物因而受害,恰如聖經所說:所造之物,都一同嘆息勞苦(都活在不安的陰影下)。

我們聽著講者的分析解說,一方面為有機農夫鼓掌,給予支持鼓勵,另方面為著深受地下水污染所苦的家園守護者擔憂著急,為什麼天賜樂園,反成藏污納垢的地獄?

聽完報告,我們十餘人還來到鄰近的農園參觀,明白有機操作的不易,也知道要取得淨水有多難?一個高喊著「正義」的社會,卻無視於地土正義、水源正義、農民正義、糧食正義、環境正義、生物正義,這豈不奇怪?有多少人關心上帝的正義呢?地土、水、生物怎麼可能與人和平相處,同享天賜「安息」?人拒絕承認自己的罪性,不尊重鄰舍與環境,講再多「正義」、吃再多有機食物、卻那有安康的生活?



相關訊息

Harvey 颶風的洗禮 
Harvey 颶風的洗禮給我們幾個提示: 都會開發需要有智慧、有規範與限制;居民要覺醒,不能只顧個人的享受;生活要簡單一點,少製造CO2與廢棄物;有一個汽車bumper sticker如是說 “There is no Planet B”,沒錯,地球僅此一個,暖化與氣候異常已經威脅到每個人了;人溺己溺,看見鄰舍有難,就當伸出援手。

人的未來是在雲端霧裡? 
中國燃煤連帶產生的空氣污染與霧霾問題相當嚴重,我自己的經驗是:非必要絕不出門,若是出門,一定帶口罩;除了燃煤外,滿街的車是另一空氣殺手;但歷年來,當權者在其僵化教條的引導下訂定的計畫,可能才是造成問題的真正原因…

我們髒亂的家園 - 教宗對環境危機的公開信(Encyclical) 
教宗認為環境危機肇因於富裕國家與人們對資源財富的劫掠,只是自私的為著少數人的享受,卻蔑視窮人的需要,這絕對是不公義的(injustice),他對富人、大企業、以及所有坐著不動不管、不聞不見的人發出譴責,他呼籲大家生活要簡樸,更多慈悲憐憫的心。

霧霾上的藍天 - 微粒罩頂下的中國 
到底追求發展的代價有多大?中國有可能從霧霾的險境逆轉而出?至少領導人立志要減低CO2排放,但PM2.5微微粒空氣浮懸物怎麼辦?請看紐時的報導...

客家庄人文與生態體驗 -- 森林大學研習訪學 
多數人喜愛城市的熱鬧,願意從都會來鄉下服事的人無多,能偶一為之者或許有,肯長期服務的絕少...在有需要之處,燃起一盞心燈,遠勝過十億善款...其實,鄉下與都會距離不遠,關懷僅是一心之遙。

好書推薦 --《當新教宗遇見聖方濟》 
什麼是方濟疼惜自然生物、關愛貧病弱者、自甘謙小微末、八百年來為眾人喜愛的根源?我們的生命之旅何去何從?今日有賴此書的探索與激勵,期盼人人與方濟的生命相遇,轉化出熱愛地球眾生的潛能。

選擇貧窮 -當新教宗遇到窮人方濟 
為何要成為「為窮人而設的教會」?什麼又是「貧窮教會」?為何要擁抱貧窮?這豈不是反社會之道而驰?到底誰是窮人方濟?...今年當羅馬教會新選出的教宗,他遇見了...

憂活?攸活?How shall we live? 
人到水邊是要尋個柔適美感,品嚐一點自然,可尋到什麼?凌亂取代了美與合諧,環境破壞了,誰來善後?憂活?幽活?到底為何而活?

沒有牛驢的馬槽 – 聖誕歡慶之後 
學生告訴我,中國社會現在也很瘋聖誕歡慶,有好多商業促銷,各種派對慶祝,瘋著買禮物,可是人們到底在慶祝什麼?它的環境代價多大?

臭氧是什麼顏色? 
臭氧的色彩與政治風向有關?..聖誕節期 Occupy Shopping Center 狂潮開展之際,請想想「人多車多,臭氧肯定也多」的事實,為了自己與他人的健康,少跑幾趟,才是祝福。

99 與1 是誰佔領「高牆」大街- Occupy Movement 要什麼? 
受到 Arab Spring 的影響,Occupy Wall Street,從紐約市曼哈頓區開始,蔓延到世界好多大城市,「高牆街之春」正在萌芽,99% 的一份子該站在那裡?環保又與「高牆」何干?

「工作」先生的創意 - 打造一顆綠「蘋果」? 
過去十餘年,Apple 在「史地夫•工作」引領下,的確相當耀眼,但也飽受批評,只顧搶佔市場,推出新玩意,卻在環保工作上落後。在post-Jobs 時代,Apple 有可能變的更青翠嗎?

霧台魯凱之旅 - 焚而不毀的毅力 
兩年前,八八水災帶給魯凱族人生活與文化巨大衝擊,誰知,今年 (2011)八月,颱風又掃過南台灣,使霧台山區原住民再受威脅。到底他們的未來會如何呢?...

你的 Disposable Plastic Footprint 有多大? 
許多國家都面對塑膠品氾濫的問題,到底人們使用多少塑膠品?這個問題目前沒人能確切的回答出來,為什麼?你到底用多少塑膠袋、薄膜、免洗刀叉...?

小草與巨樹之約 (三) - 小草之歌 
我們在 Quail Ridge 山坡上倘佯了將近六個小時,夕陽西墜,與 Frank 教授一起用了簡單午晚餐,才依依不捨的踏上歸途,滿懷著興奮與願望,繼續維護生態的旅程。

其他文章有關"重金屬"

小草與巨樹之約 (一) - 流水與森林的遭遇 
小草與巨樹有什麼相同?流水與森林有何遭遇?遠來的善士與在地的園丁,因何在山崗水岸,連起一串串的際遇?

本目錄中最多閱覽的文章

新年可做的七件美事 
過去十年,人們愈來愈明白,為我們劬勞的地球,經歷了什麼樣的艱難與「困苦」。我們豈不該思量一下能做什麼來補償?

想節約能源? - 請不要浪費食物 
您知道美國每年浪費多少食物,其能源代價有多大?據調查顯示,浪費的食物所耗的能源,比墨西哥灣抽出的油所提供的能源還多!

我們都是 e 家人 - 你的 water footprint 有多小? 
為什麼 e 這個小字母是這世代最惹眼的符號? e is for...?? 這又與水何干?

想要年年有魚?- 請節能減碳 
可曾想到 CO2 排放除了使氣候變異的可能性增高,還會使海水酸化?海水中「沉默的」大多數,可遭了「池魚之殃」。

你的碳黑腳印有多小?- (carbon footprint?) 
為什麼我們認為出家人、無家可歸者不會有什麼環境衝擊、不留什麼碳黑腳印,可是竟會使用高過全球平均值的能源?原因是...

尋回綠色地球 - 儉樸心靈、永恆盼望    Email: info@eternalgreen.org    Powered by Web4Jesus (W4J) Ministry